飞翔吧,中华少年梦!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02
  • 人已阅读

你欢愉以是我欢愉,我欢愉都是你给的。扒开心头的薄雾,浓云背地的一缕阳光,眼中泛着阳光逃散后的温情。 ——题记 今冬的第一场雪在十月末飘散了一地绒绒的雪儿斜斜地落下,风干了我留下的余温,孕育出嵌在雪窝里结晶的洞珠。 伸直着身子,扣响了那扇乌青的门,门镜中,她好像早等在那里。 “奶奶,是我!”我跺着脚上渐渐消融的雪影,呼出一串白气,“快出去!刚打完德律风就上来啦,真快。”吱呀……防盗门后果真又是那张盈盈笑意的脸,只是头发早已斑白,鬓前伸出的枝杈那样调皮可恶。我用冻僵的手蜷曲成了弧线,屈身将那半黑半白的发丝拢到她耳后,嗜着嘴品咂她狂野了几分的发型。“奶奶,又没梳头?你也臭美臭美不行吗?”她咧咧嘴笑着,清晰可见口中那零是的牙呆立在孤寂的地位,还有她堆砌起层层的皱纹,显现入神人的笑意,心中好像射进一缕斜阳,淡淡地盘弄,可明明仍是雪中……她踉跄着,蛮腰成了一个90°角,边走边说:“我在洗衣服呢……” 匆仓促间,我站在她的脚边,紧握着她的臂弯处,“奶奶,我陪你!”没等她回答,咱们已经就位了。我看见她众发见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