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杉矶华裔预约电信服务屡遭爽约 起诉得不偿失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11 09:51
  • 人已阅读

列兵周雨在“东极哨所”上迎来新年第一缕阳光。张裕怀 大年节那天,列兵周雨在本籍东大门迎着新年第一缕阳光升国旗—— 十八岁,我在“东极”过诞辰 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十连列兵 周雨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,里面的全国全被染成白色,国旗台比往常“高”了小半米。 “会不会升不了旗啊?”起床哨还没响,我就爬起来,眼巴巴望着窗外。明天是我18岁诞辰。就在两天前,我被连队评为“东极之星”。连队有规定:只有“东极之星”能够当旗手,若是一下子正常升旗,我就能在新年第一天亲手升国旗。 东边天空隐隐发亮,我想起一个月前刚上黑瞎子岛时班长李猛的话:“咱们在本籍陆地的最东端当兵,天天为本籍欢迎第一缕阳光,这是咱们的幸福,也是咱们的使命。”刚想到这,“嘟——嘟——”的起床哨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离去。 “再过半小时,太阳就要升了,各人赶快把广场清出来,新年第一次升旗必然得升好。”连长撕开嗓门动员咱们。 我一听高兴极了,当即举动。战友们铲雪、堆雪……20来分钟,扫雪战役就结束了。 东方霞光越来越亮。6时37分,第一缕曙光像一把利剑,霎时划开地平线。 “升国旗!”伴随着激昂的国歌,我使劲将五星红旗抛向地面。目送五星红旗慢慢升起,我的心像小兔子般跳个不断,回想当兵这几个月,真是满满的播种。 “祝你诞辰快乐……”走进饭堂那一刻,我被战友唱起的诞辰歌和餐桌上大大的“雪糕”惊呆了——因为大雪封道,出不了岛,班长用雪做成一个8层的“诞辰雪糕”。 在战友簇拥下,我站到“诞辰雪糕”前,虔敬许下希望:“祝福本籍永远平和平静,祝福18岁的军旅阳光灿烂……” (殷鹏文整顿)